万科顺利换届 王石这样回答个人去向及退出原因现场

2017-07-31 06:42

  6月21日,万科宣布在6月19日收到深圳地铁提出的2016年度股东大会增加临时提案的通知。公告显示,郁亮、林茂德、肖民、陈贤军、孙盛典、王文金、张旭被提名为非董事;康典、刘姝威、吴嘉宁、被提名为董事;解冻、郑英被提名为监事。即,非董事中,万科管理层占据3个席位,深圳地铁同样拥有3个席位,其余一位为外部董事来自深圳国资委旗下的赛格集团。

  经济学毕业的郁亮进入万科后,从普通员工做起,曾一度负责财务、投资工作。1994年,郁亮已成为公司董事,1996年出任副总经理。1999年,王石辞任万科总经理,由姚牧民担任。此后不久,姚牧民去职,郁亮成为新的万科总经理,这一年是2001年。

  郁亮服务万科期间,万科经历了从多元化到专业化,再由地产开发专业化向上下游产业发展、做城市配套供应商的转型。在业务发展上,万科先后突破了千亿、两千亿、三千亿元的销售大关。在企业经营上,万科先经历了1994年的君万之争、后又有2015年持续至今的宝万之争。万科的大股东也先后从深特发、华润、宝能,辗转到深圳地铁手上。

  根据万科现场宣布的数据,此次股东大会,登记签到出席现场会议的股东和授权股东共167名。占公司持有表决权股份份数的33.72%,A股股东和授权股东164名,H股股东和授权股东3名。

  6月30日,是万科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的日子,除了审议2016年报、利润分配方案等常规议案外,还将进行新一届(第十八届)董事会选举。万科第十七届董事会任期在今年3月末结束,但由于与宝能、深圳地铁等大股东未能协商后董事会席位安置等关键问题,董事会换届方案迟迟未能落地,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王石是万科的创始人、多年的董事长,以及。尽管淡出企业日常管理多年,但仍在企业文化的坚守上充当街灯般的指及照明角色。没有了王石的万科是怎样的万科、郁亮全面掌舵下的万科,相比王石时代的万科将会有哪些和坚守,只有时间能给答案。

  会议开始半小时后,正式进入,即董事会换届选举。王石说,“我知道今天为什么这么多人,大家都知道今天要选举董事。”在万科股东大会即将开始时,万科临时在会议室走道旁增加一列座位。

  王石今天说了很多的话,他也猜到“股东会提出很多问题,可能都跟我有关。”王石正式回答的第一个问题与华润有关。他说,感谢华润把股票转让给深圳地铁。他还在会上对投资者表示,留20分钟的时间与大家合影。

  万科新一届董事会的11个席位中,其中有3个席位归深圳地铁所有,即林茂德,深圳地铁董事、总经理肖民,以及深圳地铁董事、财务总监陈贤军。在深圳地铁对外发出的数份公告中,从无充当”财务投资者“的类似表述,深圳地铁定位为“基石股东”。

  下午2:30,王石一身正装准时出现在万科位于深圳大梅沙总部的会议室上。他第一个走进会议室,跟在他背后的是林茂德,走在林茂德后面的是郁亮以及一众高管。

  66岁的王石在万科度过了33年。今早他发朋友圈:“天若有情”,按常规后一句应是“天亦老”。随着年龄的老去,王石这一代公司创始人、监护人将逐渐退出资本市场的舞台,对人的培养将成为公司长期稳定发展的保障。

  宝能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表示,“宝能从大局出发,支持万科换届方案,支持万科持续发展。”

  这意味着,宝能达到解禁期后,如果通过集中竞价出售万科股票,最快可在8月10日交易。如果宝能选择退出,如何防止因其减持引起的踩踏将成为郁亮班子的重点工作。

  郁亮为万科带来了一份“商业连锁模式”书,当时的万科新启动了零售业务,收购了罗湖商业大厦的四层作为大卖场。这一年,郁亮加入万科,至今已有28年。

  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了《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第八条表明,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计划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应当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向证券交易所报告并预先披露减持计划。

  2001年,万科尚处于发展的草莽时期,营业收入仅有44.5亿元,净利也只有3.7亿元,销售额在全国范围的市场占有率尚未达1%。

  位于深圳大梅沙的万科总部,会议现场被围得水泄不通,在会议开始的前五分钟,万科在中间的走道上增加了一列,尽管如此,像谭华杰、朱保全等高级副总裁以及一众员工,部分投资者也只能站在边上旁听。

  意料之中,万科董事会换届选举中,深圳地铁的提名名单获得压倒性、高比例通过。这场由宝能引发,并吸引了恒大、安邦等资本大鳄参与,又以深圳地铁进入、华润退出为结局的股权大战,即将画下句号。

  问题是,新晋大股东深圳地铁在万科中的角色是像华润一样的财务投资者,还是会参与万科的日常运营工作?

  这是一个毫无悬念的结果,投票数据显示,由深圳地铁提出的这份人选名单全部得到通过,比例全部高达90%以上。

  此后,王石选择放权,只关心万科大的发展方向,用他的话说便是“不确定的事情”,而郁亮则“关心确定的事情”。

  郁亮是王石的继任者,但这是一个属于郁亮的万科吗?从股东大会的提问看来,投资者的问题聚焦在深圳地铁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是否参与万科的日常经营,也因此导致万科机制变得不灵活。不过,林茂德公开作出承诺,“深圳地铁会做好基石股东,是长期的战略投资者,不会干预万科的具体经营业务。”

  宝能本是万科董事会换届最具悬念的因素,但意外的是宝能并没有出席股东大会现场。深圳地铁董事长、党委林茂德表示,“(万科董事会换届)跟宝能有沟通的,深圳地铁书面发出商函,请他们支持我们的换届方案,他们通过书面回复了支持。”

  深圳地铁认为,其进入万科,有利于万科股权结构优化,更好地服务地方经济发展。深圳地铁持有万科近30%的股份,万科完成了事实上的国有化。

  在郁亮对外宣布万科将加大商业地产的投入、布局养老等上下游产业后,王石曾表示,“如果有一天,万科不走住宅专业化道了,我即使躺在棺材里,也会举起手来反对。”

  当投票结果出炉,换届顺利通过后,郁亮发表感言,他说,“没有王石,也没有万科的郁亮,对王石充满了感激。如果你们真的喜欢王石,请给我些鼓励,给我些掌声。”言语中,郁亮曾有哽咽。

  第一财经记者以股东身份向王石提出此问题,但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董秘朱旭说,“这个问题,任何一个董事都不方便直接回答。“但她认为,股东持有的股票如何处置是股东拥有的个利,万科无法做决定,至于以后万科股价,她认为这是由公司基本面决定的,万科具有长期增长的潜力。

  6月21日,王石在朋友圈宣布董事会换届时,将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此外,王石表示,“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

  王石希望,哪怕有一天城市里不再需要商品住宅,但最后一套依然是万科建的。他曾专门去日本考察,推广绿色建筑和住宅产业化,更重视客户研究和服务;但郁亮更在意产融结合和资本运作、走多元化线。

  王石今早八时点过十分时,发了一条朋友圈来衬托今天的心情,配文是“天若有情”,图片中,他穿着蓝色的运动衬衣,戴了茶色的太阳眼镜,还有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1990年12月的一天,万科位于深圳市罗湖区和平50号的董事长办公室接待了一位带着书生气的年轻人,他便是郁亮。

  王石言语间,交棒之意甚浓,几乎可以断定,郁亮将获任为万科新任董事长。时值宝万之争的尾声,王石选择告别的姿态和时机皆意味深长。目前而言,并无息佐证,王石退出是主动还是的结果,但其退出的前提必然是宝能引发的股东大战能得到顺利解决。

  林茂德称,“深圳地铁感谢华润和恒大,经过一段时间的协调,后面才有了转让的事情。也感谢宝能,在我们的沟通过程中,得到姚振华董事长的支持。会做好基石股东,是长期的战略投资者,不会参与、干预万科的具体的经营业务。之前传言,降薪是深圳地铁的责任,我们背了黑锅。”

  深圳地铁选择增加议案和时机恰到好处,受制于万科公司章程的时间,宝能纵然有心但也无力回天。正如6月30日的下午,毫无悬念,深圳地铁对董事会提名的议案得到压倒性比例通过。尽管宝能已与董事会无缘,但宝能仍是万科股权事件后续发展的关键因素。

  万科注定将被资本市场紧紧铭记,从开始的方式、结束的姿态,以及始终贯彻其中的时代背景均极具中国特色。

  2016年7月6日,宝能对万科完成第五次举牌,此后的7月7日至7月19日,宝能小幅增持万科0.4%,最终,宝能持有万科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25.4%。按,宝能持股的解禁期为2017年7月19日。

  王石在朋友圈表示,“我对他们(郁亮带领下的团队)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他告诉广大股东,“退出万科,是我在一个半月前决定的。至于下一步做什么,我还没想好。”至于是主动退出还是退出,王石在最后耍了个调皮,笑着说,“我就不告诉你。”

  这是王石留给万科的最后一个剪影。他坐在共分为两排、17个席位的台的中央,为其出席的最后一届万科股东大会作会议主持。

  但万科最后还是确定了转型。2015年5月,万科发布新的企业标识,标志着公司全面进入从“住宅开发商”向“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型的时代。近两年来,万科的产业地产、长租公寓、教育等多个新业务纷纷冒出触角,这是万科新十年战略的主要内容,其目的是完成白银时代的探,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王石解释过为什么选择郁亮当万科总经理,一是万科当时正处于高速发展期,文化、制度都不够成熟,空降兵难以在短时间内熟悉万科,因为总经理人选必须在公司的年轻人中产生;二是,总经理必须具备对企业文化的理解和创新能力,对人际关系的包容和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郁亮在过往工作中充分显示了金融功底,虽然没有直接负责过地产项目,但这可以通过”配一个懂行的副手“來解决。